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511|回復: 5

青藏高原 - 李娜

[複製鏈接]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1226
發表於 2014-7-16 23:02: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呀啦索哎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
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
難道說還有無言的歌
還是那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

哦 我看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一座座山川相連
呀啦索
那可是青藏高原?

是誰日夜遙望著藍天
是誰渴望永久的夢幻
難道說還有讚美的歌
還是那仿佛不能改變的莊嚴

哦 我看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一座座山川相連
呀啦索
那就是青藏高原

****************************************

李娜為何出家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gSD3CXCHJao

在事業上獲得了巨大地成功,但身處物慾橫流的娛樂圈的李娜卻顯得格格不入,有人為了利益拼搏,有人為了金錢在掙扎,這一切讓為人正直、淡泊名利的李娜很看不起,因而她在娛樂圈裡的知心朋友也不多。業餘時間與人交往得很少。但李娜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成功,對自已要求也更加嚴格。長期苦練唱歌發聲,使得李娜的身體非常虛弱,隔三差五地感冒發燒跑醫院。

1995年初,兩個信奉佛教的朋友得知李娜的情況後來看她,順便送給了她一本《大明咒》,讓她在閒暇時間閱讀。李娜當時並未在意,放了許多天沒去管它。幾個月後的一天深夜,李娜依舊兩眼盯著天花板心煩意亂地難以入眠。她突然心血來潮,拿出那本經書讀了起來,在從頭至尾讀完後,她突然就有了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從此李娜看空了一切,喜歡上了佛學。後來李娜在朋友陪同下去寺院,與寺內的住持進行了一次長談,倒出了心中的苦悶,求其指點。住持稱李娜與佛有緣,並贈語李娜:“心靈的寧靜和精神的解脫才是智者夢中的故園”,讓其回去領悟。回來後經過數月的認真思索,李娜不顧家人及朋友們的勸阻,最終做出了出家的決定。


1997年5月19日,李娜唱罷一曲驚天動地的《青藏高原》之後,秘密離開北京,來到張家界市的著名風景區天門山。不久李娜就遷戶張家界,並在天門山修了屋。然而,8月10日,上海一家大報捅出爆炸新聞:說李娜已離開天門山,去浙江天台山出家為尼了!
這個消息,震動了中國歌壇,許多歌迷為此流淚、惋惜、哀嘆。
為了辨別真偽,記者幾經周折與李娜的密友北京紅綠藍影視廣告中心總經理杜禹等人取得聯繫,才知道上海報導有誤:李娜出家是真,但不在浙江天台山,而在山西五台山。
記者又趕到山西五台山,五台山方丈卻說並沒有李娜,只有個曾經破格錄取的釋昌聖,而現在她學業已成,雲遊它方去了。但云遊何處就只有找釋昌聖自己了。

最近,為了尋找李娜的踪跡,記者再次撥通了北京杜禹的電話,杜禹回答說:前一段聽說她住在廣州某一寺院繼續進修,最近可能出國,你直接到當地公安局查一查。記者有了線索,馬上直驅張家界永定區公安局,出境登記卡上填著:釋昌聖,女;出生:1963.07.25;發照日期:1998.03.24;出境事由:短期出境;目的地:美國;一行人數:0。為了證實釋昌聖是不是李娜,記者又趕往市公證處,接待人員出示公證書,上寫:根據湖南張家界永定區戶籍管理機關檔案記載,茲證明李娜(女,一九六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一九九八年二月更名為釋昌聖(法號名稱)。簽證時間是5月28日。
真相終於大白:李娜的確出家,現在已是取得法號的法師。而且,獨身一人去了美國。
那麼,人們不禁要問:這樣一個唱得大紅大紫、事業如日中天的一代影星,為何遁跡空門?這不是一盞青燈古佛,毀了一生前程麼?
為了破譯這個密碼,我們再次登上孤聳巍峨的天門山,努力尋遁李娜的足跡。一年前,李娜曾在天門山上長跪不起,而正是此次天門山之行,促成李娜人生道路的重大轉折……

天門山,李娜長跪不起

時光回到97年5月23日。那天,李娜登上了天門山。其實,在此之前,李娜對張家界天門山一無所知,完全是杜禹的極力推介。況且,那幾天,請她唱歌、請她錄VCD、請她上台領獎的邀請縷縷不絕,而且,有人還出了不菲的價錢。可李娜南下心切,一揮手把人間是非丟得乾乾淨淨。
他們是從天門山南麓上山的。車子一進入大砰,一道巍峨的山梁赫然入目,在那百丈絕壁上,顯出一線天光,那是天門洞的側影。車愈往前開,天光愈寬,最後成了一扇巨大的“天門”。面對世界獨一無二的穿山溶洞,李娜連說了??幾個想不到:想不到世界上有這樣四周壁立、突兀九霄的奇山,更想不到在一千三百多米高的絕壁上有一個能容飛機穿越的天門!李娜的心隨著天門洞的變化而激動著。一種肅穆、莊重、敬仰、嚮往的情緒油然而生。她說,她要朝拜天門。於是親自在小鎮上買了鞭炮、紙錢、香燭,到達山麓水庫邊,天門倒映水中,構成一幅極美的圖畫。李娜焚香化紙,將一柱香高舉頭頂,面朝天門長跪不起。她的臉色是莊重的、虔誠的。此刻,噼劈啪啪的砲竹在山谷鳴響,我們看到了李娜眼角的淚珠。
有些細節是不能不寫的,這也許是為她下一步行動所作的鋪墊。比如:車到大坪後,那些干個體生意的農民,聽說李娜來了,立即自發攔街扯了一條橫幅:“熱烈歡迎李歌唱家來我地開發天門山!”沒有官方的指使,三千多個農民自發趕來看望李娜。在大都市,這種歌迷捧場的情景實在不足掛齒,但在大山溝裡能見到這種亙古不遇的事,是足以讓李娜榮耀一輩子的紀念。李娜感動了,給農二哥們回報了一曲《走進西藏》,農民們下面叫: “乾脆唱著走進天門山好了!”
正當一行人在絕崖奮力攀登,一個個都覺體力不支時,猛抬頭,崖壁上忽地抖落下來一條巨型紅色條幅:“李娜你好!”那是天門山林場工人臨時趕製的。這一下,山上山下一片歡呼,上面人呼叫:“李??娜??你??好??”李娜則昂著頭大聲回答:“同??志??們??好??”
李娜心潮難抑,淚珠如泉。
她第一次認識天門山的博大,更認識天門山人的質樸與善良。

李娜說:我聽到天籟之音……

攀登天門山是痛苦的,李娜的人生之路,藝術之路何嘗不是如此?她有句名言:“藝術的高峰須從寂寞處攀登。”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寂寞了。當年李娜從河南戲校走向社會,走向北京,沒有靠山,沒有背景。幾乎沒人相信這個長相並不出眾,又不善打扮的女孩能在北京立足。但是,歷經十個春秋的寂寞攀登,李娜的名字終於走向千家萬戶,紅透神州大地。從《好人一生平安》到《青藏高原》,形像地描寫出她一步步走向藝術之巔的艱苦歷程。而榮獲1995年羅馬尼亞MTV國際大獎的《嫂子頌》,則是她向世界級歌星衝刺的最初嘗試。近十年來,她為160多部影視劇配唱200多首歌,中國影視劇幾乎一半叫響的歌曲是她唱出來的,難怪她擁有那麼多瘋狂的崇拜者!就在她離京南下之時,正值中國原創歌曲季選榜在滬揭曉,李娜被選為十佳上榜歌手之一,人們盼望她上台領獎,以一賭這位不愛拋頭露面,固執地把掌聲、鮮花拒之門外的大歌唱家的風采。然而,她悄悄地走了,離開了可以賺大把鈔票的VCD錄音棚,離開了她為之奮鬥為之獻身的歌壇,登上了於她十分陌生的天門山。

這時的李娜,迎風站在了天門絕頂。這是一座聞名中外的宗教名山。華夏曆史名人赤松子、鬼谷山、屈原、張良、馬援、李自成等,均在此留有遺跡。歷史上天門山寺“鐘聲悠遠,香火鼎盛”,三國吳王親賜天門山名,從而使“天門山”名聲大噪,難怪她的老朋友杜禹以五十年開發經營權與當地政府簽約,準備投巨資在這裡建世界原始空中花園,,並極力慫恿她上天門山采風,吸收玉宇天露,採擷仙花點點。李娜今天算是心悅誠服了。
在天門山小住幾天后,李娜以理智與勇氣作出了兩個決定:一是正式提出將戶口從鄭州遷移到張家界永定區;二是在天門山選址造屋,要在這裡住下來。李娜正式上戶到張家界,是97年6月6日。 6月6 日,恰是當地土家族族節。不知是巧合還是有高人指點,選這個日子落戶,本身就是當地土著民族對李娜表示接納的明證。

此消息一傳出,全國媒體嘩然!她的親朋好友、上司同事,都睜圓了眼睛:這李娜腦子出毛病啦?倒是張家界150萬人民都為之高興、為之自豪,李市長發話:李娜可在張家界任何一個地方選址修房,而李娜哪裡都不去,單看中天門山,就在山頂有樹有水??的“寶葫蘆”地造了幾間木屋。圖紙是她親自設計的。屋後還撥了一塊菜園地。山下農民把木材一根一根從一千五百多米高的絕崖抬上山。一個月後,小屋建成了。李娜每天纏著守林員胡文全大叔漫山遍嶺挖野菜,什麼汁儿根、野苕、百合、石蔥、石蒜……她說,野菜是大自然給人類最真實的饋贈。她要返樸歸真,歸到人的“本真”。
每當旭日在天際劃出一線紅,李娜即“聞雞起舞”,對著朝霞天風,練啊,唱啊,那嗓音衝破雲層,衝出峽谷,與霞光碰撞,與天風碰撞,與雲濤碰撞,撞出火花,撞出金屬般的鏗鏘與力度,撞出冰山為之奔騰、江河為之一泄千里的震撼力與透力!這時,她突然悟出了天門山寺那幅古聯“天外有天天不夜,山上無山山獨尊”的深刻內涵。對!藝術的追求就是要達到“山上無山山獨尊” 的極致。也只有這種博大的心胸、廣闊的寬間,才能使自己的“音樂元素”得到昇華。她一膝跪下去,向大自然叩首,向天門山叩首,這時,她感覺到天籟、宇宙、佛光、音樂一齊向她走來。她找到了盤桓很久的一種感覺,她欲抓又不敢抓,今天,她覺得可以把思路理清了。

李娜曾與友人談過人的四種境界:一是衣食住行,那是人的原始階段;二是職業、仕途、名譽、地位;三是文化、藝術、哲學;四是宗教。只有進入第四種境界,人生才閃出亮點。難道這是李娜出家的早期思想萌芽? 李娜喜歡和朋友逛寺院,開始是好奇,後來,她在聽僧尼唱佛歌時,心靈忽地一陣顫抖。她想像不到佛經通過僧尼用音樂唱出來,竟變得那麼空曠、悠遠、神秘、肅穆、莫測、震撼人心。於是,她閉目凝思,輕輕地把自己的歌聲融於佛音之中,她忽然感覺到被一種冥冥中的力量所羽化,這力量,不就是佛音嗎?於是,她便萌發了學佛的念頭。
但是,在後來的實踐中,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對佛音的理解僅存在於表面,十分膚淺,只有對佛經中的詞、意、曲、譜、音進行徹悟,才能得到它的真髓。如果用佛音唱歌,那才是大智之音,大慧之音。於是,她又萌發了出家學佛的念頭,但這念頭一閃現,就被自己的這一舉動嚇傻了:要知道自己已是個大齡女子了,為了那份事業,把青春作了賭注,倘若真的出家,那……然而,今天,在這與世隔絕的天門山,她終於徹悟了曾經讓她激動,讓她不安,欲為又不敢為的一種決策:出家。

有人揣測李娜之出家,原因無非有四:一是對現實不滿,出家欲逃避生活中的困擾;二是婚戀失意,看透了兒女間的情短意長;三是一時衝動,製造炒作材料,以哄抬自己;四是苦於在音樂界登峰造極,再突破很難,不如及早功成身退。云云。
杜禹先生搖頭說:李娜出家是她經過長期思考作出的理性決定,毫無沽名釣譽之嫌,更沒有功成身退的意思,恰恰相反,她之學佛,就是對中國音樂界走不出世界的挑戰,她是想通過學佛,從佛音中領悟音樂的大智大慧。她這樣做,就是為明天闖世界積累本錢。那天,李娜在張家界祥龍國際大酒店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這樣說過:“我有個宏願,一定要在近幾年之內走遍全國,把56個少數民族的歌都唱完。 ”她說:“中國的歌唱家不應該只僅僅局限在唐人街的歌壇上,真正的民族歌唱家的歌聲應在世界音樂之都維也納上空飄蕩!”而天門山下,恰是20多個民族的雜居地,其中土家族、白族、苗族佔張家界的60%以上,所以,李娜選擇天門山作起點站,不是沒有道理的……

就這樣,在天門山絕頂自己親手建起的“窩”裡,李娜作出了讓世人為之震驚的第三個決定。那是在木屋小住整整一個月之後,她終於告別了她難捨難分的小木屋,告別了侍候她飲食起居的胡大叔倆口??臨別,特別為這位賢惠、善良的胡大嬸獻了一首蕩氣迴腸的《嫂子頌》。爾後,面對如一條絲帶的澧水及隱約現出的高樓大廈的張家界市,放開了歌喉演唱了她的助手為她“量體裁衣”“做”的高三個半八度旋律的《天門山》 ,以此告別她的第二故鄉及可親可愛的父老鄉親:走近你為那亙古不變的誓言走近你為那遙遠如初的夢幻是什麼讓我的心如此安寧我終於看見了天門山天門洞開我乘朝雲欲歸去雲潮如海我化清風又重來告別昨天讓我忘情地走回自然臨上機前,李娜極秘密地告訴杜禹、敬有權二老友:待天門山寺落成,她很可能回來當住持。果如此,那麼,僧尼釋昌聖就是千年古剎天門山寺的末代住持了。

就這樣,中國一代歌后李娜走下天門山回到北京。數日後,在山西五台山佛學院正式剃度受戒,法號釋昌聖。
如今,釋昌聖法師已獨身赴美,關山重重,旅途迢迢,此行赴美,歸期何時?

**************************



曾經和李娜在同一個舞臺演出過的薑昆,對李娜的出家一直迷惑不解。終於,在洛杉磯,薑昆偶遇已著黃衫的李娜,李娜告訴他:“我不是出家,我是回家了!”

第 一次見到李娜,是在央視“難忘一九八八”晚會上,她像鳥兒飛過窗口一樣,從我眼前掠過。以後的相見都是在舞臺上下,在攝影棚內外的匆匆擦肩而過之中。她給 我留下的印象談不上深刻,我只記得那雙與眾不同的眼睛,總是不願睜得太開,好像噙住了很多光線,以至於不願再釋放出來似的。對同行她也是淡淡相處,正如歌 曲裡所唱的“水中的一抹流紅”,她獨自而在,獨自存在於自己音樂的寧靜之中。

以後,我聽說了她在香港的演唱時,以無伴奏的方式演唱《青藏高原》。全場觀眾,鴉雀無聲,靜心地聆聽。唱完了,李娜從自己的旋律中出來了,但觀眾還陶醉在她所製造的聲音的波紋裡,半分鐘的沉默等來了長久的掌聲與歡呼不斷———我想像得出那該是怎樣壯觀的場面。

後來,聽說她出家了。我惋惜不已,而不解與疑惑,更伴隨了我不少日子。

終 於,在洛杉磯,我碰上了她。真的,她是出家了!一身黃衣僧侶服,潔淨的剃度代替了當演員時頭上的發飾。然而,面色紅潤,目光有神,某種純之又純以至於無塵 的精神充溢在她的每一個舉動中。幾乎每個歌手必然會呈現在臉上的那種勞累的蒼白和缺乏睡眠的倦意在她這裡銷聲匿跡,連曾經在她眸子中閃爍過的懶散和迷茫也 不見了。如果說舞臺上的李娜是一枝掩藏不住自己芬芳的玫瑰,那現在的她就是一朵靜靜釋放自身清純的百合。一個人在自己一生中,能同時擁有這樣兩種截然相反 的人生境界,還有什麼不可以滿足的呢?

和她一起來的是她的媽媽。母女倆站在一起,像一幀圖畫。我克制不住自己好奇的衝動,迸出了所有的人都希望向李娜提的一個問題:“你為什麼出家呀?”

她微微一笑回答:“我不是出家,我是回家了!”她用拖長的音節來糾正我的問法,聽得出,她已經不止一次向別人回答過這個問題。

許 是看我心誠,她隔了一會兒,便慢慢地向我道出自己是怎樣看破紅塵的:“我過去的生活表面上很豐富,可沒有什麼實質的內涵。不是嗎?唱歌,跳舞,成為媒體跟 蹤的對象,這幾乎是我過去生活的全部內容……多早啊,就身不由己地進入了名利場的追逐之中。每當獨自一人時,我就情不自禁地要思考:難道我這一生就這樣下 去,自己表演,也表演給人看,歡樂不是自己的,而自己的痛苦還要掩飾,帶著面具生活,永遠也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為了生活的煩事我接觸宗教,我看《聖 經》、《古蘭經》,幾乎所有的宗教性書籍我都感興趣,但這也是在選擇,一直尋找能寄託我這顆心的歸宿。”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從‘六字真經’中領悟了道。在對‘唵嘛呢叭咪吽’的永不停息的誦念之中,我忽然獲得一種被什麼提升起來的感覺:眼明,心亮,身體也處在一種異常興奮和快樂的動靜交融的感覺之中。

我 想:這是什麼地方?過去我怎麼不知道?我怎麼從來也沒有到過如此令人陶醉的地方,享受這種非物質的快樂?當這種感覺消失後,我必須又一次地從吟誦經文當中 得到這種心靈的感受。於是,我從知道‘大徹大悟’這個詞,到理解和感受到‘大徹大悟’。於是,我覺得我應該出家,我把塵世中的煩惱和過去名利場上的經歷、 成績、榮譽、教訓全都拋諸腦後,去尋找原本蘊藏在我們每個人心靈之內的那麼一種清靜的覺醒,慢慢領會自然與人類生來即已具有的和諧與真諦。”

李娜推心置腹地對我說:“我是用整個的我來感覺到的,真的,我的心回家了。”

她生在我們的社會中,長在我們的時代裡。進步的社會時代,尊重人的權利,尊重人的信仰自由,當她在頓悟之中尋找到一條精神解脫之路,便坦然地不再在塵世的往事煩惱中徘徊了。

她一點不講她的歌,一點不講過去文藝圈兒內的恩怨,也一點不問及以前同道同仁的緋聞軼事。她一直在講法,一直在講道,法與道已和她融為了一體。

李娜的媽媽坐在她的身邊,我和李娜聊著聊著,漸漸淡漠了她出家的僧侶印象,還是覺得她像個孩子。李娜告訴我,媽媽擔心她,到這裡住在一個朋友家裡,她經常看望媽媽,媽媽為她煮一些飯菜吃。

我 說:“半天了,你一點也不談你的歌,你真的全忘卻了?你知道谷建芬老師說你什麼嗎?她說:李娜在《青藏高原》的演唱中,表現出某種高原性的東西,但這還不 是她音樂才能的全部。我們許多的音樂人都是通過她的這首歌,重新又認識了李娜。我們很惋惜她出家。”說完這些我觀察李娜的反應。
李娜思忖了半晌,搖搖頭說:“不矛盾。在錄製《青藏高原》的時候,唱到最後我也是淚流滿面,光為那歌詞和曲調我還不至於,我覺得自己終於體驗到了一種內涵,和我現在的追求非常吻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959
發表於 2015-7-3 00:16: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hermostat 於 2019-11-10 18:05 編輯


《青藏高原》 韓紅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959
發表於 2015-7-3 00:21:41 | 顯示全部樓層

青藏高原 彭麗媛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959
發表於 2015-7-3 00:25: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hermostat 於 2019-11-10 18:18 編輯


《青藏高原》 澤旺多吉


泽旺多吉(Tsewang Dorjie)《青藏高原》6/21/2016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1226
 樓主| 發表於 2017-3-13 00:00:52 | 顯示全部樓層

天才童声高俊-青藏高原

01:23開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萬

主題

2萬

帖子

6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2959
發表於 2019-9-14 08:38: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thermostat 於 2019-9-14 08:42 編輯


青藏高原 雪莲三姐妹 Qinghai Tibet Plateau Three Snow Lotus Sisters
/2009


雪莲三姐妹 - 青藏高原 Tibetan Plateau / 吉祥的地方 Auspicious Place
/2012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